早幼教机构停业近半年摩尔妈妈老师到家服务化解危机

特殊时期下抓住幼儿园和早幼教机构老师长期待业、同时幼儿家庭父母复工后需要看护孩子的强烈需求,主打托育服务平台的摩尔妈妈APP,于今年4月顺势推出“老师到家”服务,为有需求的家庭匹配合适的早教老师。

目前,摩尔妈妈APP汇聚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天津等地1000多位早教、幼儿园老师。家长可以在APP中,根据各自的育儿需求和价格预期,从教龄、工作经历、技能特长等不同维度选择老师上门服务,1对1课时费在100-500元/小时不等,也可以选择“拼团”分担课时费。

北京学校机构下半年的复课情况也不容乐观。已有园所对摩尔妈妈表示,若下半年还不能正常开园,园所准备关停线下,与摩尔妈妈合作提供老师到家服务,园所只做老师培训、管理、课程体系等后台支撑。

希望解决老师灵活就业、园所生存经营的问题以外,在更大层面上,摩尔妈妈希望老师到家服务能够为幼儿家庭提供入园、上早幼教机构以外更多的养育可能,比如家庭教育入户指导,孩子园所放学后的托管,幼小衔接,孩子需要的个性化教育等等,填补社区教育的空白。

摩尔妈妈推出的老师到家服务,若简单概括其商业模式,即家长提供场地、学生,摩尔妈妈平台负责匹配老师,并对老师提供“云教研”支持。

在摩尔妈妈App上,家长需要先预约自己喜欢的老师,并填写需求清单,随后平台会为家长提供更详细的教师资料,安排视频面试。30天内,每位家长最多可以有15次匹配老师的机会。除了家长和老师,平台的督导也会参与面试。面试通过后,平台会先为家长安排一次试课。家长和老师双方满意后,才会走向签约和正式的老师到家服务。

除了1对1上门服务外,家长也可以“拼团”,在约定好的人数范围内,在小区多找几位孩子一起上课,共同分担老师的课时费。按照平台定价规则,“拼团”每增加一个孩子,课时费会相应增加20%-30%。

摩尔妈妈创始人、CEO姚娜介绍,截至5月,仅北京地区已有数百个家庭在摩尔妈妈平台上预约了老师到家服务,且大多数家长与老师的匹配只需一次即可完成。

在这个特殊时期,安全也是家长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摩尔妈妈要求到家老师每两周做一次核酸检测,检测状态会在平台更新。同时,老师每两周内服务达到20小时,可以获得一次免费的核酸检测,且新老师均有一次免费检测的机会。

此外,每次上课结束后,到家老师需要通过摩尔妈妈APP,以图文、视频等形式,为孩子撰写教学观察,发给家长查阅。如若家长不满意服务,可以申请退费,未履约的服务费可全额退还。

迫于园所无法经营的形势、以及考虑到家长的育护需求,不少早幼教机构都推出了上门早教服务。作为互联网平台,摩尔妈妈切入的差异点是不亲自下场做供给,而是做平台链接供需两端。在这其中,如何提升匹配效率很关键。

姚娜介绍,家长在填写需求的时候有两种方式:定向和非定向,非定向是指没有明确需求。摩尔妈妈在研发的智能匹配系统,作用就是帮助准确把握家长意向,并推荐、匹配合适的老师。姚娜表示,做好智能匹配要最难的是积攒大量的数据,包括家长需求、老师画像、匹配成功的案例、失败的案例等等,由此才能知道怎么提高匹配率。“这是一个动态积累的过程。数据越多越准确,也才有可能把规模做大。”

除了匹配的准确性和效率,平台还要解决服务质量如何保障的问题。把服务拆开,上门早教不外乎上课内容和教师素质两部分。

传统的幼儿园和早幼教机构,排课固定、师生固定,一般有连贯的课程体系,而上门早教不乏短期、临时的需求,那老师上门教什么?如何保证课程质量?

摩尔妈妈采取的课程开发思路是“PGC(专业生产)+UGC(众包生产)”。课程主题的大框架由经验丰富的教研专家开发,以确保教学框架和教学目标的专业性,目前平台上这样的老师有10位。在教研组撰写的主题框架下,平台上的所有老师都可以提交具体的教学活动教案。

姚娜称之为“云教研体系”。“如果把云教研体系比喻成一棵大树,这棵大树分为两个部分:一个部分是主题式探究框架,即为树干;一个部分是教案,即为树叶。”现在平台上有 个主题和活动方案,主题每周还在不断更新。

为什么要用众包的模式写教案?姚娜认为,每个人的教研能力有局限性,不同老师各有所长,但很难样样精通,因此可以发挥众人专长,让每位老师在自己擅长的方向写教案。其次是共创协作可以提升效率、更快速地实现教学内容的规模化。但同时,最需要专业度的教学结构、框架则交由专门的教研组。

为了鼓励老师写教案、同时提升教案质量,摩尔妈妈设计了一套教案与教师收入挂钩的激励体系。教案用的人多,老师排名就靠前,被平台优先推荐的机会越大。同时,平台针对老师课时费有一套“智能定价系统”,教案数量和质量,也会影响老师在平台上的课时费定价。

在老师到家服务中,最终的课表内容须经过家长同意确认并通过平台审核,老师按照排课表上课,老师不一定要选用平台提供的教学方案。但姚娜表示,摩尔妈妈更加鼓励老师用平台内设的课程,这样便于把控课程质量。

上门早教可能出现的问题是,孩子预约到的老师是不固定的,那如何保证孩子学习的连贯性?这时候教学观察记录可以发挥作用。姚娜告诉芥末堆,每个孩子上过哪些课程、以及老师的教学记录和评价会在平台上形成孩子的档案,能在不同的老师之间共享,方便老师了解孩子的变化。

解决了课程问题,下一步是保证师资供给。姚娜告诉芥末堆,目前选择上门早教的老师中,兼职教师居多,部分是失业的老师以此拓宽收入,也有园所主动合作把老师放在平台上,还有一些素质教育机构的老师想转型早教。

实际上在推出老师到家服务之前,摩尔妈妈平台上已有“入园入托”服务,家长可以查看、筛选早教机构、日托机构、幼儿园等,将孩子送到机构去上课。先前有合作的早幼教机构资源,也是此次老师到家服务能快速聚集起老师的原因之一。

现在,摩尔妈妈平台上有1000多位早教、幼儿园老师,以及具有各种才艺的特长老师,比如舞蹈、音乐、美术、围棋、体能等种类。记者检索发现,平台也有来自国际幼儿园、或者拥有硕士乃至博士学历的老师,许多老师拥有5年以上教龄。

对于平台而言,把控师资质量,并形成稳定良好的生态吸引优秀老师入驻也很关键。摩尔妈妈为此搭建了老师教学质量评估系统,除了展示老师学历、教龄、工作经历、才艺等基本数据,还会在后台跟踪记录每个老师的信用数据、教学专业评估数据以及服务质量评估数据,这些数据直接影响老师的课时费定价,形成“老师智能定价系统”。

已经有老师因此获得不错的收入。姚娜向芥末堆介绍,北京一位26岁的幼儿园老师,在摩尔妈妈APP上接到家长的需求单后,到家教孩子,一周上课5天,每天6小时,课时费150-200元/小时,5月收入近2万元,此前她在机构的月收入是8000元。

此外,除了家长可以预约老师上门服务,园所也可以从平台中聘请老师。比如一些园所有单科才艺老师需求,可以从摩尔妈妈上招聘兼职教师,降低人力成本。同时,园所也可以直接为平台输出上门早教的老师,所得收入归园所,园所再对教师薪酬进行分配。对园所来说,这可以增加营收途径,树立园所口碑。

对于通过平台认证的老师,摩尔妈妈会提供相应的师资培训,比如到家教学服务流程、早幼教理论、教学法等。姚娜表示,她更希望的是摩尔妈妈能够成为培养早幼教增量老师的平台。“当前早幼教老师缺口巨大,幼教老师薪水低、转行率高,进入的人才素质普遍不高,这是一个怪圈。”

她认为破局点是让老师成为高标准、高收入的职业。要做到这一点,需要通过建立公开的市场竞争机制,让老师的教学专业信息透明化,让市场需求决定教师定价,最终让好老师拿到好收入,同时倒逼老师不断自我提升。

但当上门早教对老师的吸引力足够大时,是否会导致园所教师的流失,两者形成互斥?姚娜表示,虽然平台已经出现个人能力超强的“网红老师”,但是很少数。更多老师看重的是园所的培训督导机制、福利体系、归属感等等。她也不建议老师从园所离职。

究竟哪些家长有上门早教的需求?摩尔妈妈告诉芥末堆,答案其实很丰富。有很多家长是为了填补入园空缺;有家长希望平台提供孩子放学后的托管服务;有家长希望周末有个人的休息时间,同时又希望孩子得到专业的陪伴;还有家长因为孩子有自闭症,不想把孩子送入园所,而是得到一对一的个性化育护……

家长对于上门早教的需求是否会减弱这一问题,姚娜表示,摩尔妈妈看到的机会不只是上门早教,而是幼儿家庭更广阔的需求。比如0-3岁孩子需要的家庭教育入户指导,2-3岁孩子需要的托幼衔接,孩子园所放学后的托管,幼小衔接,孩子需要的个性化教育等等。

因老师到家服务刚上线不久,摩尔妈妈还处于不断迭代的阶段。包括教案UGC正在优化,智能定价系统、教师排课功能在测试之中,智能匹配系统也将于不久后推出。能否扩大师资供给、保证服务质量,进而跑出规模和体量,将是摩尔妈妈老师到家服务能否持续的关键。

关于盈利模式,姚娜表示互联网平台收费模式的大原则是,平台上哪一方需求更旺盛,就向哪一方收费。在老师到家业务中,家长用户的刚需更加旺盛,痛点更多,所以摩尔妈妈向家长端收取到家老师的推荐匹配费。而在入园入托业务中,园所招生的需求更旺盛,因此平台向园所端收取营销引流费用。

在进入教育领域创业之前,姚娜在互联网领域连续创业15年,曾做了7年民宿预定平台。在海外民宿的拓展、整合、制定服务标准、刺激产业增量上,摩尔妈妈核心团队积累下许多经验。

“在我的观念里,要做好垂直行业的互联网平台,最难的是能否深入理解这个行业的众多参与者和分工,以及这个行业自身积累出来的运营流程,然后逐一将其元素化、流程化、产品化,最终达成网络协同的效果。”姚娜希望,摩尔妈妈能够打破“教育行业无平台”的魔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